“对于已上市企业而言,拆红筹及VIE架构存在一定的时间成本和操作难度,因而短时间内回归A股比较难。未上市的许多高成长企业,可能目前又不一定能达到这个标准,但其实也是非常具备发展潜力的,”李雪梅坦言道,“建议进一步扩大红筹及VIE架构企业的包容度,通过程序将门槛适当降低。”

由民间发起的“未来科学大奖”已经评选三次,社会影响日益扩大。世界各国第一所由社会力量举办的西湖大学正式成立,承载了太多的期盼。由腾讯炒股会投入22亿元人民币发起的“科学探索奖”今年将推出首批22名受资助的青年科技人员。这种由“科学家说了算”的评审方式会评选出什么样的人才?会不会对官方的评奖体系形成冲击?又会不会成为另外一顶被高校认可的高价帽子?无论如何,世界各国的科学发展无疑需要更多来自民间的力量。